超长五一假期掀起出游热...
娃哈哈帝国的交班:“国...
三星新款手机遭吐槽!这...
网络消费日趋流行 低价...
住建部对房价地价波动较...
呼和浩特市大学毕业生安...
扬子空调“零风感”系列...
2019食品安全管理科...
中国红基会在云南芒市启...
“沂源大樱桃”搭上电商...
英国用AI分析城市社会...
这些年我们是如何计算地...
废品换积分即时变现 A...
北京东城区幼升小“六年...
地铁上的读书人:手里那...
智能货柜遭窃如何防盗?...
首钢3号高炉“秀场”改...
外卖与工厂“抢工”?劳...
5G会速实测 看视频拖...
药品目录全面调整 抗癌...
直击热点 关注行业前沿...
东风日产致力于打造一流...
全新传祺GA6肩负传祺...
全面构建企业研发生态 ...
广州楼市“小阳春”? ...
新房漏水保险赔 强制上...
新房强制保险,为购房者...
北京东城新购房和租房入...
共享住宿惹“吐槽”:房...
海南将放宽旅游游艇管制...
  共享住宿惹“吐槽”:房...
  动物奶油、植物奶油,别...
  春天的竹笋或是“蔬菜中...
  吃香椿吃进ICU,到底...
  数字化技术改造传统茶叶...
  并非天然零污染 公园野...
  春困也有“真假” 茉莉...
  女性经常饮茶可保护骨密...
  西红柿熟着吃可降血压和...
  干了这杯解决方案特调,...
  红色防晒、橙色抗衰!番...
  北京地铁“勤快程度”全...
  北方部分地区有沙尘 内...
  5月起携宠物入境可免除...
  一天过两季 华北3月气...
  网络消费日趋流行 低价...
  智能货柜遭窃如何防盗?...
  “微信支付”被冻结维权...
  亚马逊中国否认退出中国...
  全国500个县集贸市场...
  食品抽检网购平台不合格...
  天天领粮票天天抢鸡蛋!...
  互联网消费玩法升级 会...
  包装讲师、微商式拉人 ...
  北京平谷大桃开启认购预...
  同比连降25个月后 猪...
  本轮油价下调后 92号...
  苏宁与月星战略合作,张...
  猪肉价格明显反弹 3月...
  买肉脯蜜饯小心 14批...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城
 
凄丽沉婉,含蕴深深【三】
 发布时间:2019-2-12  发布者:中国生活消费网

        【中国生活消费网 本网讯,殷绪江】其实,在他披上神甫的长袍之前,他仍无力割断七情六欲,仍受自己软弱的性格牵制。世俗的爱和圣洁的意念,这两种截然对立的声音时时发生撞击,在他宁静的心湖中掀起波澜。他依然被他那获得满足的情欲,被他那可怕的幸福回忆所吸引,要知道,这是他在生活中获得的唯一幸福。他爱他和玛达莱娜生的孩子,他站在奄奄一息的哥哥,即玛达莱娜的丈夫,众人皆以为是那孩子父亲的人病床前,禁不住黯然神伤,心中苦涩难言。但他又真诚地确信,他虽然希冀哥哥死去,但他绝不被撒旦压倒;他的躯体虽然脆弱,但撒旦绝不能战胜他的灵魂。
        哥哥死后,充满诱惑的梦又攫住了埃里亚斯,那甜蜜的、不再是罪过的爱又展现在他眼前。不过,他到底还是战胜了诱惑,抵住了玛达莱娜对他的执拗请求,毅然当了神甫。


        然而,尘世的情感仍然藕断丝连,纠缠着他。如果说他对玛达莱娜的情爱已经熄灭,那么,他对儿子的父爱仍然折磨着他,这是一种充满温柔、渴求和嫉妒的爱。玛达莱娜即将再嫁,而他的儿子也将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儿子,再也不会认他为父亲。孩子的猝死,标志着埃里亚斯终于从尘世的情欲中解脱出来了。在病危的孩子面前,他终于重新获得了他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宁静。他的灵魂得到了净化。
        黛莱达以工笔描写之势,把一则爱情故事表现得绵邈深情、凄丽沉婉。读毕掩卷,一缕幽怨犹余音袅袅,它促使读者怀着一颗不平静的心去咀嚼,去思索。
        黛莱达透过主人公情感世界的剧烈冲突,在罪过意识的层面上表现了一幕伤感的爱情悲剧,叩动了读者的心弦。但她并不止于这一层面。她又紧紧把握住主人公性格世界的尖锐矛盾,在社会—文化的层面上揭示了意蕴深邃的内涵,升华了小说的思想价值与审美价值。是的,埃里亚斯曾真诚地、不可遏止地渴求爱情和幸福,可是懦弱的性格却迫使他不得不逆来顺受,委曲求全。他曾下定决心,要对旧礼教旧思想拼力作斗争,可旧礼教旧思想却像撒丁岛莽莽苍苍的高山,沉重地压迫着他,逼迫他惶恐地救赎罪过。埃里亚斯是自身懦弱的性格的牺牲品,是撒丁岛千年旧礼教旧思想的牺牲品。这样,撒丁岛的历史与现实,在悲剧性的爱情故事里,在人物复杂与变化的心理云彩的背景上,都投下了浓浓的阴影。
        黛莱达以淡雅清冽的笔致叙写这一动人心弦的情感悲剧,洋溢着诗情。她又以清捷秀润的笔触描绘多色多姿的自然景色,充满了画面美。在小说中,自然同人物浑融无迹,诗情与画美冶于一炉。自然景色同人物感情一样浓烈。情感在景物中映现出来,不时给景物晕染上各种色彩。这是粗犷的、蛮荒的撒丁岛景色,它像一面广阔无垠的镜子,始终参与和映照戏剧冲突,从而使情感的戏剧获得有力的共振。

        《埃里亚斯·波尔托卢》显露了从真实主义向抒情的社会心理小说的过渡。而短篇小说集《变迁》(1912)和长篇小说《风中芦苇》(1913)、《玛丽安娜·西尔卡》,则是完成这一转折后的重要收获。
        《玛丽安娜·西尔卡》最先于1915年在《阅读》杂志上连载,同年出版单行本。
黛莱达在这部小说中似乎要对贯串她许多作品的情爱—罪过、情爱—悔罪的主题予以总结,在更深沉的层次上予以抒情化。
        青年西蒙内是落草的强盗,过去是年轻、富有的女主人玛丽安娜的仆人,而且早已深深爱着她。在分离多年后,这一对青年恋人重新见面了。女主人与仆人相恋相爱。情爱是无法抗拒的命运这一命题,在《邪恶之路》中曾经构成全部情节的核心,而在《玛丽安娜·西尔卡》中似乎又再现了。不错,作家铺张笔墨,细吹细打,着意渲染了这一情爱无法圆满实现的悲哀;然而,戏剧冲突的重心,却是落在西蒙内这个被法律排斥于社会之外的强盗的境遇,以及由这一地位而在主人公们内心引发的骚动、激愤和失望的复杂情感上。
        故事在两个不同的平面上推进,围绕西蒙内和玛丽安娜这两个遭遇、处境迥然不同的主人公,情节交错展开。西蒙内落草为寇,过着流放似的生活,他的天地是孤静的原野,是蛮荒的不毛之地。这个自由的王国,或遭遇狂风骤雨的侵袭,或在悲凉的辽阔中显出冷寂,或展露出大千世界明朗的美。西蒙内的心境,正同这样的环境与场景丝丝入扣。他忽而觉得,潜伏在他心里的那头残酷的野兽苏醒了,翻江倒海似的,把他的内心世界搅得不得安宁;他忽而又觉得,他对玛丽安娜的爱是纯洁的,这种纯洁的情感使他的心境趋于平静、开朗。
        而在玛丽安娜的内心,情感的种种冲突却深藏于表面的冷漠,深藏于日复一日的漫长相盼,深藏于看似平静实则充满希望、焦虑和恐惧的等待之中。她的岁月,已化作一个等待的梦。同玛丽安娜此种喜悦的憧憬与忧心忡忡互相交织的心境相呼应,黛莱达描绘出一幅田园诗般静谧、透明的风光,就像这对长别离的情人在棚屋中重逢时的场景:夜是那么温暖而明朗,树林上空的星星显得那么亲切,仿佛一抬手就可以把它们摘下来;周围的一切,青草、树叶、花朵,散发出甜蜜的芳香。作家时而又勾画出阴暗的、好像灾祸即将来临的景象:在空旷的街道那一边,在教堂的暗红色钟楼上空,浮游着一朵像火一样血红的云彩,一切全是昏暗的、血色的,燃烧着一种神秘的火焰。
        黛莱达倾力刻画的玛丽安娜,是一个异常丰满的艺术形象。她以坚毅、果敢的态度捍卫自己爱的权利,坚持爱的选择;各种矛盾与冲突,情绪的变化转换,充斥她的内心世界,使她的内心世界比她外露的情感要丰富得多。她把自己禁锢于爱,禁锢于日益成为痛苦的爱。她感觉到,那痛苦的失去希望的情爱,已经命定地把她和西蒙内连接在一起了。
         有人兴许会产生一种错觉,从开卷直到悲惨的结局,《玛丽安娜·西尔卡》是一部静态的小说。事实上,这部小说却因充溢着女主人公内心世界的纠葛而富于不同寻常的活力。无论是玛丽安娜醒悟到自己和西蒙内之间的距离,终于从自己难以实现的梦中苏醒,恐惧突然攫住她的心灵时,还是她暗暗执着地确信,她有能力克服一切障碍,去实现那个等待的梦时,无论是她偶尔沉浸于情感的甜蜜还是她意识到可怕的责任感时,或者两位主人公在悲伤之中都感觉到心灵的创伤难以愈合,生发出重新远远地分离,从此再也不相逢的愿望时,读者的心都始终被女主人公曲曲折折的遭际和叠波涌浪的情感所打动,所震撼。
        相比之下,西蒙内的形象不及玛丽安娜那么光彩。他不是那种能赢得人们尊敬,或是让人们害怕的强盗。当局并没有悬赏捉拿他,因为他从来不曾杀害善良的基督徒。他沦为土匪,只是为了帮助清贫的家庭。他平时打家劫舍,只跟真正的落草生涯沾上一点边儿,他倒是打心眼里羡慕那些令人生畏的强人。黛莱达摒弃浪漫的情调,避免把他写成那种残忍而又高尚、赚得少女们暗暗相爱的绿林好汉。西蒙内只是一个平庸的强盗,玛丽安娜爱上他,仅仅是因为童年时代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因为他具有一种男子汉的美,因为这个从前的仆人爱她这个女主人。
        人们记得,在黛莱达的许多小说里,都写到男子汉的美,但在她的早期作品里,这种描写更多地带有一种浮华的色彩,而在《风中芦苇》《玛丽安娜·西尔卡》等作品里,对男主人公形貌的描写,从人物灰绿色的眼睛到光灿灿的目光,从高挑的身材到灵活而机警的举止,诚然还是那么精细,却不温不火,分寸恰当,显示出深厚的艺术功力。
        西蒙内向玛丽安娜许诺秘密结婚,并立即去宪兵队自首,但他后来却不见了踪影。他犹豫了,动摇了,他不甘心为赢得一个女人的爱而放弃自己的自由,他因彷徨、爱和悔恨而沉沦。
        主人公们经历的情感冲突,以不同的方式一一展示出来。在西蒙内身上,情感的冲突爆发为焦躁、愤怒;他的言语,他的举止,无一不像是一头苏醒的凶兽猛禽的表现。而在玛丽安娜身上,情感的冲突却得到克制,化为在内心竭力予以遏制的痛苦。
         西蒙内虽然能把自己全部的爱奉献给玛丽安娜,但是拒绝舍弃自己的自由;既然如此,玛丽安娜只好强忍满腔悲怆,抛弃一片痴情,打碎自己编织的等待的梦,永远地拒绝他,离开他。
        在《玛丽安娜·西尔卡》中,对戏剧性的事件和人物的行为着墨不多,这就为景色描写提供了广阔的余地。对山野风光和大漠雄姿的灵动形象的描画,填充了叙述的空白。黛莱达在这儿比在其他任何一部小说中都更加出色地用自然景色来刻画人的心境。上文论及玛丽安娜的情感世界时,我们对此已做了分析。作家笔下大自然的景象,同人物的心态时时处于一种对照而和谐的状态。作家没有花费很多笔墨去描写人物的行为,情节的展开似乎只集中于两位主人公不多的会面,人物的行为浓缩于他们之间简单的,甚至是干瘪的对话,没有任何的虚饰和造作,但书中氤氲着一种暗淡的抒情,一种光与影、纯洁与罪过组合的暗淡的诗。
        这部小说的对话写得极具特色。对话同人物的境况,同人物之间的关系,吻合无间。黛莱达没有使用撒丁岛方言,却通过对话营造出特定的环境所需要的乡土色彩和艺术表现力。玛丽安娜与西蒙内不多的对话,玛丽安娜对父亲的坦白,玛丽安娜对向她求婚的堂兄塞巴斯蒂安诺的回答,都是那么简洁明了,都饱含着浓烈的、感人的激情。借助人物的对话,男女主人公心灵世界激荡的情感风采,他们所怀有的绝望的孤独感,他们痛感用彼此的爱无论如何也难以填补鸿沟的心绪,全都得到了情真意切的描画。

        如果说,黛莱达的第一部小说写了不同的主人公的不同遭遇,那么,在她的全部小说中,还有一个贯串始终的主人公——撒丁岛。
        19世纪末叶,意大利文坛曾涌现出光彩熠熠的乡土作家群体。真实主义大师维尔加、卡普安纳情真意切地描写西西里岛及其品性纯朴而命运多舛的农夫、牧人和渔民;迪·贾科莫凄清感人地抒发了那不勒斯平民的悲愁和期盼,福加扎罗小说的特色在于勾画伦巴第-威尼托地区秀丽的山水和中产阶层的风貌;黛莱达则为意大利文学和世界文学献出了一个伟大的发现,她发现了撒丁岛。
        在黛莱达小说的每一页,字里行间无不充溢着撒丁岛的气息。撒丁岛体现于作家描写的人物的言谈、举止和性格,体现于历史、宗教、传统、民俗和自然景色。作家的目光超越主人公生活的破落庄园的围墙,投向苍茫的山岭、瑰奇的河谷,投向辽阔的牧场,那儿笼罩着沉默和孤寂。撒丁岛是贫穷和荒芜的地域,但它是激情和想象的源泉,它激发作家从自身的经历与回忆中汲取艺术的素材。对撒丁岛现实的细微的展现,蕴含着对它的“根”进行自觉的探究,蕴含着对人的命运进行深沉的思索。于是,抒情的语言转化为社会—心理分析的语言,叙述演化为阐释。透过一则则情思浓郁的“撒丁岛故事”,读者分明看到了20世纪初叶这一历史转折时期撒丁岛的人情世态,以及这个海岛上发生的社会生活升沉运动的微妙轨迹。
         伦理性是黛莱达整个文学创作的另一显著特色。善与恶的冲突构成作品的旋律,表面看来似有千篇一律之嫌,其实作者是不断地予以开掘、深化的,在艺术表现上愈来愈得心应手。
         在黛莱达的作品中,爱情较少作为纯洁的感情予以描写,而更多是作为罪过,作为需要赎罪的感情来展示,由此生发出人同邪恶的诱惑进行斗争。在黛莱达的早期作品中,以爱的激情的描写染上了一层浪漫主义色彩,而在《邪恶之路》中,爱则是作为命定的罪过来表现,主人公徒劳地抗争,对它的妥协终于付出了需要终身救赎的代价。
        激情渐次化作一个富有魅力的、令人目眩的噩梦。沉浸于情欲的罪过,乃是既甜蜜又苦涩的陶醉。人永远在同情欲的本能搏斗,力图遏制它们,但很难最终征服它们。这就是人的脆弱性。人如同风中的芦苇,听任命运的摆布。因此,黛莱达作品的伦理性流露出宿命论的神秘色彩。
        在黛莱达的小说中,家庭被视为宗教信仰的核心,传统习俗被视为历史的阶段,而社会则严格遵循着荣誉的信条。置身于这种独特的生存环境里,人物成为人的生存状态的象征,人物的性格反映着严峻的社会规范。因此,这些人物具有鲜明的社会属性。在黛莱达的所有人物身上,都展开了一场情爱与道德意识的较量。对于他们来说,情爱又意味着对传统的摒弃,对不可接受的道德规范的叛逆。正是旧传统和社会道德规范把玛丽安娜与西蒙内这样的恋人活生生地拆开了,迫使他们生活于非法的状态。这样,黛莱达作品的伦理性就显露出了社会批判性。
        撒丁岛的大自然是迷人的。在黛莱达的每一部长篇小说和每一则短篇小说里,黛莱达都满怀深情地描绘着故乡的自然景色,它们同她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撒丁岛千丝万缕地联系在一起,是那么清晰而亲切。险峻的山峦,干裂的荒野,青翠的牧场,并不是在作家的笔下作静态的展现,而是同馨香四溢的森林,涓涓流动的河水,絮絮私语的芦苇,婉转啼鸣的鸟儿,交相辉映。
        黛莱达的主人公们,在撒丁岛的大自然中诞生、生活、劳作,他们植根于这个环境,就像是在这块土地上插种和生长的植物,又好像巍峨的峭壁,依附于高山,构成崇山峻岭的一部分。黛莱达描画的人物,其实也就是自然的活生生的形象,而自然则又是人的真切的肖像。自然景色,连同人物的情感,人物的情欲,一起成为故事结构的重要元素。人物同自然完全水乳交融,浑然一体了。
        《埃里亚斯·波尔托卢》中人物忧伤的欣悦和悔罪的痛苦,在大自然的景色中得到了出色的反映和呼应。在《风中芦苇》中,故事的伤感结局,由于对人物的心态与景物的异常和谐的描绘,而具有格外感人的力量。在《玛丽安娜·西尔卡》中,自然景色犹如一支如泣如诉的乐曲,时而高昂,时而低回,淋漓尽致地衬托出人物的心绪。在这里,自然景色不只是抒情性的,而且是道德化的,它伴随和突出了人物的情感和意识历经的一波三折的痛楚。
        在黛莱达描写的自然景色中,一轮明月总是不可或缺的。在她青年时代的作品里,月亮俊俏动人,具有浓郁的田园诗的情趣。而在她创作盛期的小说里,作家则赋予月亮更积极的使命。月亮是大自然的精灵,它温柔、宁静,它使人物内心喷涌而出的激情得以平息;它用自己皎洁、清朗的银光荡涤人和自然,使他们获得精神上的净化。月亮,犹如亲密的朋友,给予被七情六欲折磨得好苦的主人公以温馨的慰藉,令其精神振作。黛莱达的一支纤丽画笔,把自然的物境同人物的心境绝妙地糅合起来,加以委婉舒徐的刻画,在浓郁而典雅的抒情氛围中,透过人物内心世界的冲突,凸现了社会—道德的冲突。
        意大利权威的文学史家莫米利亚诺教授对黛莱达的艺术成就作了精辟的总结。他把黛莱达同陀思妥耶夫斯基相提并论,认为她是“勾画苦难的精神历程的伟大诗人”。


(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中国生活消费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生活消费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生活消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zgshxfw@126.com

 
中国生活消费网 |  人民网 |  中国网 |  中国消费网 |  新华网 |  中国青年网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前沿资讯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汽车报网 |  环球科技网 |  和讯网 |  国际在线 |  华夏讯网 |  京报网 |  新京报网 |  中国科技网 |  中国食品网 |  中国台湾网 |  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 |  齐鲁网 |  烽巢网 |  中华网 |  商务财经网 |  电鳗快报 |  硅谷网 |  智电网 |  环球文化网 |  央广网 |  中国时尚新闻网 |  中国网信网 |  中国家电网 |  猎狐网 |  消费日报网 |  站长之家 |  中国旅游报 |  中外在线新闻网 |  钉科技网 |  智能公会 |  中国军网 |  号外快报 |  投影时代网 |  本网一点号 |  伯乐传媒 |  国联商务网 |  国联论坛 |  中国体育报 |  中国教育报 |  中国服装网 |  中国服饰报 |  中国服装协会 |  中国美容时尚网 |  中国文化报 |  中国经营报 |  中国商报 |  中国产经新闻网 |  本网搜狐号 |  消费时报 |  成都家博会 |  时尚资讯网 |  中国动态新闻网 |  智库时代网 |  中国商务新闻网 |  中国行业经济网 |  市场信息报 | 

关于本站 - 广告刊例 - 战略合作 - 区域代理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中国生活消费网--大型生活消费领域新闻网站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生活消费网不良内容举报电话;18513660439  投稿邮箱 zgshxfw@126.com 商务合作;13911910492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ICP证:京ICP备16037437号-1 CopyRigght-yinxujiang:2016-2022 伯乐传媒主办主管 版权所有;中国生活消费网
China life consumption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