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活消费领域大型门户网站!                                                                       手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查看详情

兴森科技的另一面:高管密集离职 财务数据“打架”

来源: 上海证券报   日期:2021-10-25 11:59:43  责编:娟子 刘玉辉 
分享:

   非公开发行事宜获审核通过、前三季度净利润实现同比增长,兴森科技近期可谓“喜事不断”。但表面的光鲜难掩背后的种种隐忧:多名元老级高管为何密集离职?过往年度公司行政人员数量、薪酬为何“大起大落”?同一报告期的财务数据为何相互“打架”,在不同年度的年报中显示不一致?

  上海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兴森科技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有4名高管离职,并且分别分管销售、管理、财务、技术等核心部门。同时,兴森科技过往财报显露“异象”:2016年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平均年薪高达72.81万元,显著超过了公司董监高的平均年薪。此外,公司行政人员数量总是“飘忽不定”,并且同一年管理费用中的工资金额,在不同年报中出现了“相互打架”等问题。

  显然,对于经营管理过程中的“离奇反常”,以及公司财务数据中的诸多“悬疑”,兴森科技亟须给出合理解释。对此,记者日前致电兴森科技并发送了采访函,但是截至发稿公司对上述问题未给予回复。

  多名元老级高管先后离职

  一年时间内,兴森科技有4名重要岗位高管以个人原因离职,它们此前分别在技术、财务、管理、销售方面各司其职,其中3名还是公司的元老级员工。

  高管离职并不少见,但在一段时期内多名核心高管密集辞职,这是否在传递着某种信号?

  兴森科技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的人事变更显示,有4名重要岗位高管以个人原因离职,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的任何职务。梳理可见,这4名高管此前分别在技术、财务、管理、销售方面各司其职。

  比如,兴森科技2020年8月8日公告称,李志东以个人原因辞去公司非独立董事、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和副总经理职务,之后不担任公司及子公司任何职务。而李志东从2002年起,历任兴森科技的工程师、新产品部经理、技术中心负责人、总工程师、技术总监、副总经理、董事等职务,在招股书中即披露其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

  对应的是,兴森科技强调以PCB业务、半导体业务为发展核心,注重品质和研发投入。在核心技术人员李志东离职后,兴森科技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公司未有因设备或技术升级换代、核心技术人员辞职等因素,导致公司核心竞争力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发生。

  同时,兴森科技2020年5月19日公告称,凡孝金以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职务,之后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任何职务。从履历来看,凡孝金2017年2月入职兴森科技负责ERP项目及财务工作,2018年1月至离职前任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

  此外,2020年3月18日、2021年3月5日,兴森科技分别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欧军生、副总经理宫立军,均以个人原因辞去在兴森科技的所有职务,之后不担任公司及子公司的任何职务。

  进一步梳理上述离职高管背景可知,李志东、欧军生、宫立军均为兴森科技的元老级员工。兴森科技成立于2005年,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而李志东等人在2005年前后入职兴森科技,成为发起人股东之一。

  从薪酬角度来看,宫立军、凡孝金、李志东、欧军生2019年从兴森科技获得的收入,分别为132.97万元、164.65万元、161.28万元、81.11万元,均位居兴森科技2019年15位董监高薪酬排名前列。

  值得注意的是,宫立军在离职前夕实施了减持。2021年1月14日,宫立军以个人财务需要为由,减持了兴森科技21.2万股。截至2021年3月5日,宫立军持有148.8万股兴森科技股份,占总股本的0.1%。

  高管离职与定增是否有关联?

  在兴森科技计划实施定增展开新一轮投资之际,拟投资项目的一个实施主体——广州兴森,出现了核心高管离职。

  2021年3月5日,兴森科技董事会通过了实施定增的相关议案,公司计划募资不超过20亿元,在扣除相关费用后投资宜兴硅谷印刷线路板二期工程项目、广州兴森集成电路封装基板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同样是在2021年3月5日,兴森科技公告称,宫立军以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此后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的任何职务。2019年年报显示,宫立军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7月担任广州兴森快捷电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兴森”)副总经理、2017年4月开始又担任广州兴森副总经理等职务。

  而兴森科技定增投资的项目中,广州兴森集成电路封装基板项目围绕公司集成电路封装基板业务,对现有集成电路封装基板的产能进行拓展,实施主体是广州兴森,总投资约3.62亿元。

  这意味着,在兴森科技计划实施定增展开新一轮投资之际,拟投资项目的一个实施主体——广州兴森,出现了核心高管离职。

  同时,在宫立军之前,广州兴森的另一名核心高管已经“先行撤退”。2020年3月18日,兴森科技公告称,欧军生以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之后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的任何职务。2018年年报显示,2007年9月至2010年6月,欧军生任职广州兴森副总经理兼厂长,2018年4月开始任职公司副总经理、广州兴森总经理等职务。

  此外,兴森科技定增投资的宜兴硅谷印刷线路板二期工程项目,其实施主体宜兴硅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宜兴硅谷”),在2019年7月18日因排放废水中总铜浓度超过了排放标准,被无锡市生态环境局罚款15万元;在2019年12月3日,因排放废水中氨氮浓度和总镍浓度超过了排放标准,又被无锡市生态环境局罚款50万元。

  行政人员数量“飘忽不定”

  将时间拉长,可以看到兴森科技的行政人员数量曲线,在2010年至2020年期间呈现出“过山车”的走势,其中2016年底的人数最少。

  暂不论核心高管密集离职是否有更深层次的内情,但兴森科技过往财报显示的财务数据,的确有诸多“反常”。

  兴森科技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主营业务围绕PCB(印制电路板)、半导体两大主线展开,但是在主营业务未有大幅变动的情况下,公司2010年至2020年的行政人员数量却“忽高忽低”。

  梳理兴森科技历年定期报告可见,在2010年至2015年期间,公司行政人员数量持续增长(2015年底649人),但2016年底行政人员数量骤降至136人。

  对比来看,兴森科技2016年底的行政人员数量,相比2015年底减少了513人,人员规模同比减少79.04%。而在2016年年报中,兴森科技并未提到2015年底至2016年底行政人员数量为何大幅变动。

  此后,从2017年至2020年底,兴森科技的行政人员数量又逐步增长。将时间拉长,可以看到兴森科技的行政人员数量曲线,在2010年至2020年期间呈现出“过山车”的走势,其中2016年底的人数最少。

  一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称,上市公司的行政人员数量要匹配生产、销售、技术等人员的变化。如果公司的生产、销售、技术等人员没有大幅变化,其行政人员数量也不应该出现大幅度变化。

  对比可见,2015年底到2017年底,兴森科技的专业技术人员、生产人员、销售人员数量,呈现持续增长态势,与行政人员数量忽高忽低的走势并不协同。对此,上述会计师认为,公司的这种情况明显有悖于行政人员与生产等相关人员匹配的要求。

  行政、财务人员平均年薪超过董监高

  剔除董监高人员数量与薪酬后,2015年至2017年,兴森科技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的平均年薪出现大幅波动,其中2016年平均薪酬达到72.81万元,远超同期多名董监高的年薪。

  虽然兴森科技行政人员数量“飘忽不定”,但公司管理费用中的工资每年都在增长,导致一些年份的行政与财务人员平均工资比肩董监高薪酬。

  仔细来看,2015年至2017年,兴森科技管理费用中工资金额分别为8739.17万元、12924.71万元、14236.33万元,对应行政人员数量分别为649人、136人、373人,财务人员数量分别为49人、46人、64人。

  据会计专业人士介绍,上市公司管理人员薪酬的支付对象,主要包含董监高、行政人员、财务人员等。这意味着,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的平均年薪,需要扣除董监高的年薪。而在2015年至2017年,兴森科技董监高人数分别为16人、15人、17人,对应合计年薪分别为680.69万元、764.73万元、1100.3万元。

  剔除董监高人员数量与薪酬后,2015年至2017年,兴森科技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的平均年薪出现大幅波动,分别为11.82万元、72.81万元、31.28万元。其中,2016年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平均薪酬72.81万元,远超同期多名董监高的年薪。

  此外,在历年的董监高薪酬、管理费用中的工资均增长的情况下,由于兴森科技行政人员数量在2013年至2015年出现大幅增加,导致其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的平均年薪水平也大幅波动。

  2013年至2015年,兴森科技的行政与财务人员数量分别为327人、579人、698人(年底数据),管理费用中工资分别为4499.44万元、4571.87万元、8739.17万元;对应董监高人数分别为13人、16人、16人,董监高薪酬合计分别为485.29万元、670.82万元、680.69万元。

  据此得出,除去董监高人数和年薪后,兴森科技2013年至2015年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2.78万元、6.93万元、11.82万元。

  财务数据“相互打架”

  尽管2010年、2011年管理费用中的工资数据经过比对出现“互相打架”的情况,但兴森科技这两年的各期整体管理费用金额,在2010年至2012年的三份年报中披露的同期数据一致。

  进一步查阅兴森科技的财务数据可见,其2010年、2011年管理费用中的工资金额,在2010年至2012年的年报中出现了“两副面孔”。

  首先,兴森科技2010年管理费用中的工资金额,在2010年年报中显示为1690.95万元,而2011年年报显示为2796.84万元。其次,兴森科技2011年管理费用中的工资金额,在2011年年报显示为3815.4万元,而2012年年报显示为2189.97万元。

  与上述情况不同,兴森科技2012年管理费用中的工资金额,在2012年、2013年年报中均为4115.65万元。记者就此查询相关公告和2010年至2012年的年报,并未发现兴森科技对上述情况有作相关说明。

  更为蹊跷的是,尽管同期相关工资数据经过比对出现“互相打架”的情况,但兴森科技2010年和2011年的各期整体管理费用金额,在2010年、2011年、2012年的三份年报中披露的同期数据一致。即针对同一报告期,不同年份的年报显示管理费用中的工资金额不同,但管理费用总和相同。

  进一步来看,兴森科技在2010年、2011年、2012年的三份年报中披露的管理费用,将部分具体会计科目合并统计,导致难以进一步分析管理费用的二级科目到底有哪些变动。对此,上述会计专业人士认为,兴森科技的2010年、2011年和2012年年报,大概率存在信息披露问题。

  那么,兴森科技的相关年报数据是否有误?回溯来看,兴森科技从2010年开始有多份定期报告均因工作人员疏忽导致事后进行了更正,但是不涉及本次报道提及管理费用的相关科目。

  以2010年年报更正为例,兴森科技2011年3月4日公告称,由于公司工作人员疏忽,需要对2010年年报中的会计科目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从605,131,452.85元更正为604,973,743.70元;固定资产报废损失从82,214.45元更正为0。

  如今,面对众多核心高管密集离职、历年行政人员数量坐上“过山车”、普通行政与财务人员平均年薪曾超过董监高平均薪酬等问题,兴森科技需要给出更多解释。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生活消费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生活消费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生活消费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生活消费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 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生活消费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zgshxfw@126.com 手机:13910910492(含微信)QQ:1176602562

相关文章

  • 三大电信运营商前三季净利润超千亿 5G渗透率提升

       近日,三大电信运营商的三季报渐次披露,业绩表现抢眼。多家机构认为,运营商业绩呈现逐季度加速态势,随着5G渗透率提高,看好未来业绩进一步提升。   根据业绩报告,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移动营收达648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2.9%,公司股东应占利润为872亿元,同比增长6.9%,净利润率为13.4%;中国电信营收为3265.36亿元,同比增长12.3%,归母净利润为233.27亿元,同比上升24.7%;中国联通营收为2444.89亿元,同比上升8.5%,归... [阅读]

  • 工信部:今年前三季度累计下架408款拒不整改的APP

      在日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说,今年以来,工信部加大对APP侵害用户权益专项整治力度,总体上来看取得了明显成效,今年前三季度已经开展了10批次集中检测,累计通报了1494款违规APP,下架了408款拒不整改的APP,对违规行为始终保持高压震慑。   下一步,工信部将从完善制度、强化监管、优化用户感知等多个方面入手,开展综合治理,打好组合拳,为用户营造一个安全可靠的信息通信环境。将会同相关部门加快发布实施《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个人信息保护... [阅读]

  • 网络视听平台推动主流价值引领走向新阶段

       “网络平台已成为青年用户视听消费的‘主要场景’和‘主流媒体’,网络视听节目成为新主流传播的重要载体。”19日在北京发布的一份报告如是指出。   19日,由北京市广播电视局、中国传媒大学主办的“从‘主旋律’到‘新主流’网络视听主流价值传播”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发布了《2021网络视听平台主流价值传播力研究报告》(简称&ldquo... [阅读]

  • 数字化革新!“5G+工业互联网”让传统产业焕发生机

       在辽宁沈阳举办的2021全球工业互联网大会昨天闭幕,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在会上发布了《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白皮书(2021)》。白皮书预测,2021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增加值规模有望再创新高。  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发展白皮书发布   据测算,2020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增加值规模达到3.57万亿元,预计2021年,工业互联网产业增加值规模将达到4.1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上升至3.67% ,工业互联网已逐步成为国民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