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农  >> 农业青年  >> 查看详情

一声低吼,划破山间静谧演好咱农民精气神

来源: 人民日报   日期:2020-06-22 10:19:35  责编:刘玉辉/娟子 
分享:
     晚风徐徐,夜色渐浓。一声低吼,划破山间静谧,苍劲浑厚的打谷号子响起来。在江西婺源“梦里老家”实景演出舞台上,伴随着深沉的砸击声,密密匝匝的梿枷板当空翻跃,百十号农民演员正在展示打谷脱粒的丰收场景。

  领演的汉子面庞黝黑,头裹粗布巾,名叫吴和兴,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当地人提起这位“名角”,都赞不绝口。2015年,吴和兴被婺源“梦里老家”艺术团正式录为群众演员,这一演便是1000多场。

  台上台下

  天作幕,地为台,1.5万平方米的实景舞台上,演出徐徐展开。顶斗笠、披蓑衣、蹬草鞋,老翁扮相的吴和兴,佝偻着腰身,牵一头黄牛出场,油菜花海升腾起袅袅炊烟。

  吴和兴生在婺源赋春村,家中排行老小,上头有四个姐两个哥。不满18岁,吴和兴便外出打拼,辛苦攒下些积蓄,盘了个布料摊子,一度赚点小钱,末了却赔个底儿掉。

  进城打工二十余载,老吴当保安、做焊工、开吊车……做过的活计,扒拉着手指都数不清,却没一份干得长久。2013年,老吴又爬上近20米的高空,驾驶桥式起重机。狭小的操作间里,夏天挥汗如雨,冬日寒风刺骨。干了两年,却还是因为工厂效益不好,被裁了员。失业的那段时间,老吴也失了心气儿。

  那段日子,吴和兴回乡下陪80多岁的老母亲侍弄庄稼,扬镐挥锹打梿枷,操持起种地的老本行。回想进城打拼这20多年,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脑中过,吴和兴始终没找到自己的那个角色。

  2015年,一张大纸告示吸引了他,“梦里老家”剧场落户婺源,聘若干表演打谷、晒禾的群众演员。

  “噫!这还用演?上手就能干嘛!”老吴接着往下瞧,一场报酬80元,不少;晚上登台,白天能再谋一份工,划算。吴和兴当即报了名,可不等试戏,妻子就先反对道:“一把年纪了去演戏,老不正经,臊得没边了。”老吴犹豫又不甘,心想无非试一把,选不上拉倒。

  试戏那天,吴和兴挽好裤腿,挥起梿枷,打谷声嘭嘭作响,导演怔住了:“这哪里是演农民,分明就是个农民啊。”老吴被选中了。

  幕前幕后

  一条“板凳龙”跃上舞台,十余盏晦明交错的追光灯,齐刷刷地聚拢到吴和兴身上。他脚踏鼓点,挥舞龙头,移步生风。长龙或舒或曲,或盘或展,频频向场下点头示意,彩排时的老吴,淡定自若。

  结果第一次登台,老吴却慌了神。“那会儿,头一次见台下有那么多观众,心底发毛,胳膊腿也抖得厉害。”最狼狈的是换戏服,老吴在四幕戏中分饰了四个角色,装扮迥异。换幕时,老吴火急火燎地边解扣子边往后台跑,手忙脚乱。

  为了节约时间,老吴索性将几套戏服一股脑穿到身上,演完一幕便脱一身。“不脱层皮,演技哪能有长进喔?这一晚得脱好几层呢。”吴和兴如此解嘲。夜深山雨急,锣鼓正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浑身淋透,吴和兴的动作仍旧一点不含糊,甩起膀子溅出水,圆滚滚的珠粒顺着额角往下淌,也分不清是汗还是雨。

  “虽是来演节目的,可台前幕后总是节目不断。”老吴咧嘴打趣道,干了半辈子,从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活。因为真诚热爱,所以尽心尽责,导演组点名让他当群演队长。老吴对演出更上心了,一有工夫便琢磨台本,在家也练练把式,自个儿对着镜子比划两下。

  最令老吴感到欣慰的还是谢幕,全场观众起身致意,掌声经久不息。妻子也逐渐理解了他,将吴和兴的剧照冲洗装框挂上了墙,一旁就是夫妻俩的结婚纪念照。

  戏里戏外

  簸箕轻抖,辣椒翻飞,一抹明快的火红,点染在粉壁黛瓦间,动作娴熟的吴和兴,将篁岭晒秋这一幕演得惟妙惟肖。可一小时前,他手中握着的还是汽车方向盘,做着剧场经理介绍的活儿,给旅行社当地接导游兼司机,“每天三五拨客人,一两百元收入。”

  白天跑车,晚上登台,50岁的吴和兴活出了自己的人生“AB面”。傍晚送妥客人,便已迫近演出,常空着肚子就上了台,妻子心疼地数落他,老吴却不以为意:“肚饿嗓宽,打谷号子喊得更响哟!”喊响的又岂止打谷号子呢?一场70分钟的演出,由20多首古诗、民谣串联而成,不少出自婺源籍理学大家朱熹笔下。

  诗词谱曲成歌,演员齐声吟诵,文化之蕴汩汩流淌,感染了现场观众,重塑着台上演员,吴和兴也悄然变了模样。“以前,话都讲不利索,更甭提诗了。”老吴不好意思地挠头憨笑。乡下长大,车间做工,吴和兴一向闷头干活,最不擅长的就是与人打交道。老实巴交话不多,他是大伙印象里的“闷葫芦”。但一场场演下来,吴和兴渐渐入了戏,心态和状态都潜移默化地发生着改变。

  过去,近处无风景。老吴对婺源最熟悉也最陌生,很多名声在外的景点,他既没去过,也说不上来。如今,演出台本直接转化为现成的导游词,信手拈来、脱口而出。不少外地游客也对这个能说会演的导游好评有加,白天跟着老吴逛景点,晚上到剧场看演出。对他的称呼,也从“吴师傅”变成了“吴老师”。“练好把式演得像,琢磨透了文化才能演出神儿。要演出咱农民的精气神。”老吴说,“小康不仅腰包要鼓,肚里的文化更得足。”

  登台5年,演出1000多场,扮的虽是龙套,但吴和兴觉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角色。他带领的群演队伍,也由早先的不满30人扩大至如今的190余人,演员多是十里八乡的农民。从五岁的骑牛牧童,到年过六旬的村里大婶,人人都能从舞台上收获属于自己的精彩。

  “记得梦里有个地方叫老家,走遍了世界只为寻她。”悠扬的主题曲在山谷中回响,进城打拼多年,几度心酸落泪,老吴终于在家乡的舞台上找到了归属。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生活消费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生活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生活消费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生活消费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生活消费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生活消费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 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生活消费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zgshxfw@126.com 

相关文章

  • 新居新生活 就业有保障 几亩薄田不咋挣钱,村里人出门打工

        “几亩薄田,不咋挣钱,我和村里不少人一样,都出远门打工。”父亲突发脑梗,母亲卧病在床,37岁的杨江平回忆起曾经的日子,眼圈不禁发红。随后,他指着新居,话锋一转,“现在住进楼房,做饭用燃气,出门坐公交,好日子来得真快。”   2015年12月,“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贵州吹响易地扶贫搬迁号角。   杨江平的老家在铜仁市德江县,一听说县里启动部分贫困户易地扶贫搬迁的消息,他就报了名。20... [阅读]

  • 农业农村部:坚决打赢长江禁捕退捕攻坚战

        6月21日,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主持召开长江流域禁捕退捕视频调度会,调度研究长江流域禁捕和退捕渔民安置保障工作。会议强调,各级农业农村部门要充分认识长江禁捕退捕工作的重要性紧迫性和艰巨性复杂性,把长江禁捕退捕作为当前压倒性的重要政治任务来完成,提高站位,压实责任,只争朝夕,扎实工作,坚决打赢长江禁捕退捕攻坚战,为落实长江大保护、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作出应有贡献。 会议指出,2019年长江禁捕退捕工作启动以来,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但目前看,一些地方还存在责... [阅读]

  • 贵州丹寨:特色产业合作社助农增收

          4月28日,农民在贵州省丹寨县扬武镇一家吊瓜种植合作社种植园内管护吊瓜。近年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把特色农业作为农民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建立了161个产业合作社,覆盖全县所有行政村和贫困户,大力引进吊瓜、中药材、辣椒等高产值的经济作物。合作社产业收益的百分之七十分配给贫困户,实现“村村有脱贫产业、户户有增收门路”。新华社发(黄晓海 摄)     4月28日,农民在贵州省丹寨县金泉街道... [阅读]

  • 苏州发布农业农村现代化“苏州方案”

         中国农业科学院与苏州市政府在北京联合发布《苏州市率先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考核指标体系(2020-2022年)(试行)》(以下简称指标体系)。这是我国发布的首个农业农村现代化评价考核体系。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指出,苏州指标体系设置科学简洁、层次清晰,可操作性强,既符合国家政策导向,也符合苏州实际,是苏州对农业农村现代化道路的积极探索,也为全国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了苏州方案。   “农业农村现代化是一项开创性工作... [阅读]